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

2018世界杯盘口 2018-06-26 09:06 阅读:406

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

经授权转载自8字路口

2001年的下半年,中国人一直沉浸在一种幸福的狂欢中。

因为: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发生了三件大事,一件是在7月份获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一件是12月份加入了WTO。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国足打进了世界杯

10月7日的傍晚,在辽宁沈阳的五里河体育场,传出了雄壮的国歌大合唱。这一场,国足以1比0战胜了阿曼,闯进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决赛队伍。

当裁判吹响结束哨音的时候,央视的屏幕上打出了五个大字:

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

非常有个性的足协主席阎世铎,满怀激情地宣布:“中国足球从此站起来了!”

无数个小区里传来了欢呼声,北京、沈阳等多个城市举行了球迷的自发欢乐游行。大连市还特意解除了鞭炮禁令,一时间鞭炮齐鸣。人人相见,脸上都挂着笑。

沈阳球迷协会的会长孙长龙变卖了自家的房子和汽车,再加上球迷筹集的40多万,总共花了150万元,在体育场前立起了一座V字形的雕塑。上面雕刻着球员们的全身像。

国足的队员们自然更不用说。守门员江津特别高兴,问旁边的郝海东:现在出线了,我们是不是就是民族英雄了啊?

郝海东望着眼前这张兴奋的脸,冷静地说:

别傻了。你还民族英雄呢。明天你输了,骂你的是同一帮人你知道不知道,你到时就成孙子了。


01

前面不行,后面也不行,为什么偏偏在2002年这一次成功了呢?60年代的国足队长,后来的上港队主席徐根宝说过一句话:谢天谢地谢人。

这届世界杯,因为韩国和日本是东道主,不用参加小组赛直接出线,中国队就少了两个争夺名额的对手。亚洲区剩下的2.5个名额,由其他国家竞争。

时间虽然不多,但空间倒是很大。因为当时,中国人张吉龙正担任着亚足联竞赛委员会的主席。

聪明的张主席制定了新的抽签规则。最终,沙特和伊朗两个最强的队分到了同一组,而与中国队同组的都是弱队。抽完签后,《体坛周报》的头版头条是:上帝就是张吉龙。

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

可惜,以后的时光,上帝再没出现过。

有了好签,还得有好人,不然也踢不进。这多亏国足之前已经进行了多年的准备。

或者说,交了多年的学费。

1992年,当总设计师去南边转了一圈,改革开始向前推进之后,足球也开始发生变化。

一年,中国请来了首个外教,名叫施拉普纳,大家亲切地叫他“施大爷”,期望着这位德国来的和尚能念经。一开始他还真念得不错,带领国足打入亚洲杯的半决赛。

当年的春晚,冯巩在相声里煽情说,要拍卖一根施大爷头上的白头发。因为这根头发是在中国变白的,是为了中国变白的。

在观众的喝彩声中,这根头发的价格被哄抬到了60万。这可以说是施大爷在中国最后的高光时刻。

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

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但之后施大爷就笑不出来了。

几个月后,在1993年的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足在约旦的伊尔比德,输给了亚洲三流球队也门,出线失败,史称“伊尔比德惨案”。

他们回到北京,从机场到市内的道路都被戴钢盔的武警封锁了,其他车辆禁行,这是为了保护他们,怕球迷用石头砸。施大爷顶着一头更白的头发,默默地走了。

之后国足启用了一位本土教练,名叫戚务生。因为他姓戚,人们称他指挥下的国足为“戚家军”,希望像当年戚继光抗击倭寇一样,大扬国威。结果1997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国足又与世界杯擦肩而过。

那个时候,足球对中国人来说不是体育运动,而是一项国家荣誉,是最大的面子,最大的政治。一个足球,影响了很多人的命运,其中包括管足球的高官袁伟民。

袁伟民本来是女排的教练,在八十年代带领中国女排获得了三连冠,一时风头无两。1987年,他身为体委副主任,带领国足战胜日本,获得了参加奥运会的门票。年底十三大举行时,他便从中央候补委员变成了中央委员。

1997年,在十五大举行期间,正好遇上戚务生带领的国足在大连金州对阵卡塔尔,2比3,国足出线的梦想再次破灭。

那真是中国足球的至暗时刻,一个名叫老榕的网友写了篇文章《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被《南方周末》全文转载,看哭了很多人。

当时在人民大会堂的餐桌上,参加会议的代表们都瞧袁伟民不顺眼,说着风凉话:“你那个足球怎么弄的,解散算了!”

几天后,在选举中央委员时,他落选了,成了候补委员,得票数排列倒数第三。

到了2002年,因为国足冲进了世界杯,袁伟民也时来运转。在十六大上,他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

02

国足能进2002年世界杯,离不开神奇教练米卢的功劳。

版权声明
本文由2018世界杯盘口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那一年,世界杯上有中国https://www.glonly.com/fifa/2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