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2018世界杯盘口 2018-10-07 11:26 阅读:93

自动播放

2022的梦才刚刚开始 致国足 下一个四年我们依然等你!

正在加载...  

鲁舒天

17年前的今天,中国男足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以1:0的比分拿下阿曼,在世预赛中提前两轮进军次年韩日世界杯的决赛圈。

在那个抒情年代里,中国足球还是圣杯,而非痰盂,它还足以使人摇旗呐喊、擂鼓高歌、血脉喷张乃至热泪盈眶。

那一代的中国球迷,不管是巴迷还是阿迷,是德迷还是英迷,骨子里其实都是或至少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赤胆忠心的“中迷”。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那一代的中国球迷,骨子里都是“中迷”。

2001年10月7日的20点06分,在到场的45000名观众以及电视机前无数球迷的共同注视下,替补祁宏出场的“津门名宿”于根伟替中国足球充满缺憾性的历史攻入了那粒历史性的进球。

当“第一前锋”郝海东高高跃起将李霄鹏的传球摆渡到禁区中路后,司职前腰的于根伟与中锋杨晨心领神会地双双进行包抄,即便于根伟错失了那半拍,杨晨也一定能为满怀期待的国人把球捅进去。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于根伟攻入载入史册的进球。

那届国家队用如今的网络流行语总结,就是两个字——优秀!所以,我同意那个观点:中国网友骂中国足球是骂早了,至少那一批的中国球员不应当挨骂。

关键词:忽略

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应该庆幸在那样一个关键节点,为中国足球达成使命的人是于根伟,而不是祁宏。

即便整个十强赛阶段只攻入一球,于根伟在米卢心中只是祁宏无法上场时进攻型中场的首选,而后者却在十强赛上为“米家军”立下头功,以三粒金子般的入球成为龙之队的最佳射手。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郝海东与祁宏。

但那又如何?我们的历史一向是选择性记忆的,且充满了非黑即白的道德化肆虐的倾向。

在两年前大热的电竞网游FIFA online 3 02中国传奇的球员名单中,你能找到当时米卢账下的第四门将符宾(顺位排在江津、安琦、区楚良之后),找到并未参加韩日世界杯十强赛的姚夏、魏群、高峰与彭伟国,但你却找不到位列首发主力阵容的“钢铁长城”江津与“中国托蒂”祁宏。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符宾在十强赛的最后一场短暂替补上阵。

原因很简单,这两位功勋卓著的球星与01十强赛时的边缘国脚申思、原山东鲁能后卫小李明在中国足球“反赌扫黑”的第一轮风暴中被席卷入内,以数年深牢大狱的生命体验替制度性腐败的大环境做了替罪羊。

一部分涉世未深的球迷开始骂他们“败类”,骂他们“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汤”,实际上呢?“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真正的罪魁祸首并未受到应有的曝光与审判。拿了大数目的硕鼠们甚至都不用学习秦相李斯的处世哲学,反正自有拿了零头的前足球从业者们替他们担责背锅。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FIFA online 3 里的中国传奇球星。

就在俄罗斯世界杯的十二强赛激战正酣之际,已经无人问津的祁宏刑满出狱。当时还在申花带梯队的范志毅感慨道:“现在像祁宏那么有特点的球员太少了。”

那也是我印象中最擅长在进入对方禁区的第一瞬间逆反本能反应做技术动作的中国球员,他的灵气,是后来那些离球门越近越紧张的“失单刀”型前锋所不具备的。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祁宏对禁区机会的把握,强于后世国足的诸多正印前锋。

祁宏只是个大男孩,申思连说谎都学不像,江津也属于实在人,我想不通该如何把这些为中国足球的事业冲锋陷阵的个体从五里河欢庆的汹涌人潮中剥离出来。我只能说,他们受泥沙俱下的环境裹挟,身不由己地沾染了污点。让我忽略他们的英雄事迹,我做不到。

不止是足球领域,社会的其它层面也是一样,“功是功、过是过”在现实语境中好似一句虚假的戏文,“破鼓众人捶,痛打落水狗”才是一直以来的客观存在。

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

五里河的出线之夜。

在我看来,纪念随风远去的崇高意义或是虚无缥缈的宏大概念,不如纪念那些为主流舆论故意忽略乃至污名化的历史参与者和见证者。

中国足球需要解决和正视的,从来应当是“人”的意义与“人”的价值。

关键词:失去

版权声明
本文由2018世界杯盘口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17年前中国足球曾是圣杯 如今只剩追忆和祭奠https://www.glonly.com/fifa/26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