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场与风同行的热气球冒险

2018世界杯盘口 2018-03-27 17:29 阅读:180

本报记者 冯 蕾

“对热气球的热爱和对这份事业的情怀,早已不单纯是兴趣与工作,而是我的世界。回顾以往的飞行经历,热气球改变了我的人生,是真正让我无法放弃的、不能失去的、孜孜以求的追寻。”

程鹏,80后北京人,追梦热气球20年,曾获两次全国热气球锦标赛冠军,连续四届代表中国国家队赴匈牙利、美国、巴西、日本参加世界锦标赛。目前,专注经营以热气球为主的航空飞行俱乐部及相关活动的指挥、策划工作。

风与自然的关系是飞行最高境界

“热气球可以把我们带到几百米甚至几千米高空,以三维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那一刻,当你完全飘浮在空中,不控制燃油器的时候,耳边只有宁静,风速是你前进的速度,风向就是前进的方向,会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安静,仿佛整个人都完全融入在风中。”

对于热气球与其他飞行器的不同之处,他是这样认为的,“热气球是无法主动控制飞行方向的,所以你不知道自己会飞向哪里。风向哪里吹,她就会把你带向哪里。你能做的就是判断并找到适合的高度和风层,把你带向想要去往的方向。所以,初级飞行员了解人与球的关系,中级飞行员了解球与风的关系,顶级飞行员能把握风与自然的关系。 同样是飞向几公里外,有些飞行员可能最后离靶标差了上千米,而顶级飞行员总能飞过靶标几米甚至到几厘米的距离。”

一次失之交臂成就一生梦想

程鹏最初接触热气球运动是在1999年,那时候他还是一名没有毕业的大学生,利用打工之余,跟着当时的老板开始学习热气球试飞,并尝试商业飞行。由于当时没有考取热气球飞行执照,以至于面试通过的他,非常遗憾地错失央视《欢乐英雄》节目——史上首次热气球“飞越新三峡”的探险活动机会。最终,作为幕后辅助人员,他目睹了其他选手们在峡谷中展开各种热气球竞技飞行,飞越了新三峡以及在“天坑”降落,水上漂流等一系列他所认为不可思议又具有危险性的飞行任务。同时,也见证了热气球的安全性。这一次与机会的失之交臂,使他下定决心,活动结束后便考取了热气球飞行执照。

“是那个活动,让我真正地爱上了热气球飞行运动,至今为止,我都觉得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之后的十几年,他完成了多次飞越长城、黄河、胶州湾、琼州海峡等一系列国内外探险活动。然而,最难忘的是20只热气球飞越八达岭长城。

“当我们飞起来,在3000米的高度,脚下是连绵的长城,景色非常壮观,在热气球飞过烽火台的一瞬,当我看到凤凰台就在我脚下的时候,全身的毛细血管都膨胀了,一种极强的民族自豪感,达到了极致。“在那之后,每当他回顾起飞越八达岭长城的经历,都依然能够感受到热气球飞行运动给予内心的震撼。那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受,是只有当你驾驶着自己的航空器去飞的时候,才会能体会到的感受与情怀。

飞行冒险是华丽的 也是孤独的

飞越城市、飞越田野、飞越高山海洋,热气球将飞行者的心带往更非凡、更辽阔的世界。也许只有亲身体验过才能真正描述出置身于天际的感受。

“当我驾驶着热气球飞行在新疆通古特沙漠里的无人区,老鹰与猫头鹰围绕在我的头顶盘旋,近距离感受着与鹰同舞的惊奇,脚下是一片纯粹的干旱沙漠和由于风化而形成的七彩岩壁丹霞地貌,景色奇美。还有偶尔窜出来跑单的灰白色的狼。还有,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卢瓦尔河谷的法式风情古堡和圣洁的教堂前,十对甜蜜幸福的新人乘坐着幸福浪漫的热气球起飞,粉白相间的热气球在仿佛在‘空中说爱’。”总有些飞行中的奇遇,对于程鹏来说,每次飞行就像开启一场冒险旅行。

执著于热气球奇妙之旅的他,偶尔也会在飞行中感觉到孤独。“在空中有时候会有一种地表景色没有变化的长时间飞行状态,比如在飞琼州海峡的时候,要在空中完成38千米的直线飞行,当一个人独自驾驶热气球飞出海口的时候,两边隐隐约约只能看见海天交点,只有天空、海水和满眼的纯蓝色,海面上连船都看不到,此刻还是会感觉到孤独,所以我会提前准备音乐、椰子和一顿丰盛的早餐陪伴。” 

版权声明
本文由2018世界杯盘口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来一场与风同行的热气球冒险https://www.glonly.com/fifa/8065.html